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th Apr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如果有花飄過,我會把花心留給你;如果有風吹過,我會把樹葉留給你;如果有歲月潮湧過,我會把歡樂留給你。 獨處時仰望天空,你是天上的那片雲;寂寞時凝望夜空,你是最亮的那顆星;跟你漫步林中,看到的那片樹葉很美;疲憊時安然入睡,你是最近最好的那段夢境。 每當遇到美好的事物總是先跟你分享;有最濃的祝福總是不忘捎給你。如果有一天你接到無聲的電話,那是我又想你了,沒有言語,無聲無息,只為撥通心底的那根弦,讓你感受我的存在。 知不知道我很想你,看沒看到外面在下雨,那都是我思念的淚滴。如果你也把我想起,請不要站在雨裡感受我的愛意,因為那樣你的“噴嚏”會讓我心海蕩起漣漪。 雨停了,天還不藍,那是因為鋪滿幸福的顏色;風還不靜,那是因為正在傳遞我的思念。終於雨過天晴,剪一段陽光,用神情的凝視折成思念的形狀,再盛滿愛的芬芳,灑向有你的地方,芬芳你的行程,快樂你的心情。 對你的牽掛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成了習慣。一陣風可以呼喚一個季節,一顆芽可以振奮一片荒原;你的一點關懷可以溫暖我生命的冬天,你的淡淡祝福可以燦爛我一段人生。 想你我懂什麼是心痛,看你我懂什麼是幸福,認識你我懂什麼是緣分。如果水珠代表平安,我送你整個海洋;如果星星代表幸福,我送你整個星系;如果蜂蜜代表思念,我會把自己變成一隻小小的蜜蜂…… 知道嗎?你不論是我生命中的一段插曲,還是永久的知己,我都會珍惜。當多年以後,我們疲憊或容顏褪去,不再擁有夢想的時候,希望這段旋律是滋潤我們生命的根須。 因為,有你讓我想真的很好……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我總想寫點什麼,卻又不知從何處起筆,內心總是矛盾著。雖然春節已經漸漸遠去,忙碌的人們或許將它遺忘,我卻記憶猶新。又點著一根香煙,任憑煙霧開始瀰漫整個房間。 凌晨五點,2010年農曆的最後一天,汽車行駛了五個小時後,抵達山東陽谷縣。我從車上卸下行李,向不遠處望去。透過路燈幽暗的光線,看見不遠處的十字路口,幾倆出租車正停靠在路邊。當我走進時,司機們還在夢中,睡意正濃。 本不想驚擾他們的美夢。可天氣寒冷,難抵北風無情,只能……哎!實屬無奈 大約十分鐘後,開始敲門,妻子從夢中醒來。走進臥室,兒子琪琪還在夢中,本想多看幾眼,睡意席捲而來。 當我睜開眼睛時已經是中午,透過窗戶玻璃,看見妻子正陪兒子在院子裡踢球,兒子玩的很開心。他的笑聲,我在房間裡,聽的很清楚。 我站在窗戶前,遠遠的看著兒子,腦海中卻回憶他剛出生時的情景。從他出生到滿月,那是我陪伴他最長的日子。在我的印象當中,他還是一個只會躺在床上啼哭的嬰兒。他如今已是兩歲半的孩子,我該怎樣面對孩子,又該如何出去與兒子打招呼。此時母親對我說:"去陪孩子玩吧!讓孩子跟你混熟。”當聽母親說完這句話,我心裡特難受。這兩年來,每次回家都是匆忙而來,匆忙離去。 走出房間,當我站在兒子面前的時候,他臉上的笑容頓時停止了。他用審視陌生的眼光,看著我這位父親。撿起被兒子踢到牆角的足球,朝兒子走去。他沒有接球,卻躲在了我的妻子身後。妻子看到我無奈的表情,從我手裡接過球,對兒子說:琪琪別怕,這是爸爸,爸爸回來了。”我的母親從屋內走了出來,對兒子說:“琪琪,你不是常說想爸爸嗎?快叫爸爸” 母親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我打斷,我不想為難兒子,兒子站在那裡一直靜靜的看著我,彷彿我的出現打亂了他的生活,至少破壞了他踢球的樂趣。幸運的是他年齡還小,如果在年長幾歲,我想他不會輕易原諒我這位父親。此時的我在他的眼裡,就是一位陌生的親人。我做為他的父親,孩子這樣是對的,是我虧欠他的。 中午吃飯時刻,他的話語依然很少。他坐在飯桌前不肯吃飯。我問為什麼不肯吃飯,他沒有回答只是低頭不語。妻子問他時,他小聲的說:“爺爺上街還沒有回來”。院子裡傳來開門的聲音,我的父親從街上買年貨回來了。琪琪看到我父親大聲的說:“爺爺回來了,可以吃飯了。”琪琪的臉上又露出了笑容,後來從父親的口中得知,琪琪自打懂事以來,不知從那裡學來的規矩,家裡每一位成員,在餐桌前都有固定的座位。琪琪左邊的位置,是琪琪給我預留的位置,別人是不能坐。我不太相信,琪琪還不滿三歲,畢竟還是一孩子。我讓父親故意坐到琪琪左邊的位置,也就是琪琪自懂事以來給我留的位置。沒沒等我的父親坐下,琪琪開口說:“爺爺,你坐錯了,這是爸爸的位置。”父親笑了笑問:“那今天誰可以坐在這裡?”琪琪沒有說話,低頭用手指了指我。當兒子的手指向我時,我的心如被針刺般的疼痛。兒子雖沒有開口叫我爸爸,但他剛才的舉動,已經接受了我這位父親。兒子從出生到現在,我在他身邊的日子沒有超過90天,我起身朝外面走去,我強忍著淚水走出房間。 站在院子裡,我點著一根香煙。“媽媽,爸爸怎麼不吃飯”我聽到兒子的問聲,眼淚在也控制不住,如洪衝破閘門,任憑淚水在臉上任意流淌……